女人通過裸露,有時候可以獲得讓別人不平等的訴求,這裡不作例舉。但當眾裸露尋求就業機會的平等,這在有記載的中國反抗鬥爭以及行為藝術史上,好像還是第一次。所以,昨天廣東工業大學門口,6名女子在眾目睽睽之下毫不羞澀地脫光上衣,任人拍照,以展示自己“需要一個平等工作機會”的尊重與訴求,不出所料地吸引了人們的眼球。
  昨天這條新聞成為網絡最熱之一,不是因為這幾個女子肉身如何誘人了得,也不是她們關於“重視女性價值”的訴求有多少全新意義,而是這種脫衣上陣的架勢,與這個訴求所尋找的社會尊重,看起來很不搭調。這場肉身秀,圍觀者大多不看好,理由很現實——有被人看胸的勇氣,為何沒勇氣去努力找工作?
  就業性別歧視,多多少少客觀存在。幾位脫衣女子,用強勢的極端方式示弱和抗議,以為男人赤得了的膊,女人也能赤,從而達到男人幹得的事,女人也能幹的所謂就業性別公平訴求。卻不知,這種思維與行為的表達方式,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也是一種性別歧視。
  就業中的性別歧視,與十幾、甚至幾年前相比,矛盾衝突越來越小。但沒想到,這幾位抗議的形式,口味倒是越來越重。
  如果用腦袋,而不是用胸脯想問題,人們不難理解:就業機會的男女均等,是相對而不是絕對的。男性女性的生理、心理差別,畢竟客觀存在。這就像男人不願做幼教,客觀上把這個其實不是太差的就業機會基本上讓給了女性一樣,女性也不可能把建築工地、消防搶險等這些崗位當成能夠有優勢、有興趣當成平等的機會去爭取。
  用裸露上身的方式爭取自己的就業權利被尊重,是誇張的,也是荒唐的。這場秀,誇大了就業性別歧視的衝突程度,並且用不尊重社會觀感、不尊重傳統文化的不自重方式,雖訴求可以理解,但方式卻難以獲得社會的尊重。
  關於男女就業機會平等,沒有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訴求,是靠裸露的多少爭取來的。真正事業有成的女子,與真正功成名就的男子一樣,靠的是用勤勞與智慧把握機遇。
  就業中的性別歧視現象,有些人脫了衣服解決了,那是另一個醜陋的現象。廣東工業大學門口脫了衣服的這幾個,雖然裸露的方式和場合不同,但同樣不會被人們所看好、所樂意包容的。消除就業性別歧視的正道有多條,除了法律,還有個人的努力。用胸脯訴求,還是用腦子說話,這幾位,看來沒有在心裡多過幾遍。
  將裸露的勇氣用於追求理性,追求比男人更勝一籌的生存才技,用人單位求之不得。職場上,出類拔萃的女能人比比皆是。如果她們代表著成功,那麼,她們的風頭,至少不是出在當眾秀胸的行為藝術上。中國的用人觀中,肯定還包括對待傳統文化的態度。為了達到個人、或者一個群體的訴求目的,能夠抱團在大庭廣眾之下將衣服脫了說話的,用人單位可能嘴上不一定會說你“思想有多遠就滾多遠”,但內心肯定覺得聘不起,不敢聘。
  脫了衣服尋找機會平等,尋找存在價值,這種行為不是藝術,是惡俗。尋求尊重而不被尊重,便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用不尊重社會觀感、不尊重傳統文化的不自重方式,雖訴求可以理解,但方式卻難以獲得社會的尊重。
  (原標題:裸露,求得到哪門子尊重)
創作者介紹

開學

fnuwdkum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