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網訊(記者郭新霞 通訊員潘立新 餘建新報道)爸爸媽媽,如果沒有我,家裡的日子可能比現在好。你們後悔收養我嗎?”多年來,女兒熱依汗·古麗一直為這個問題糾結。
  “我們的親情與血緣無關。爸爸媽媽永遠愛你,你永遠是我們的孩子。為孩子做事,我們永不後悔。”熱合曼·熱西提夫婦倆總是這樣回答女兒的問題。
  “女兒成績不錯,應該可以考上她理想的大學,我們正在等錄取通知書。”6月27日,熱合曼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收養棄嬰 新婚夫婦放棄生育指標
  熱合曼是烏魯木齊鐵路局烏魯木齊房產公寓段準東北綜合車間的一名普通司爐工,因在工作中吃苦耐勞,多次被評為先進、模範。
  1995年,正值熱合曼和喬爾古麗·吐爾遜新婚之際,一件意外的事改變了他們的生活。
  6月的一天,在家門前路邊的旱廁旁,一陣嬰兒的哭聲引起了熱合曼的註意。“這是誰家的孩子?”熱合曼瞅了一眼孩子,發現是個漢族小女孩。見沒人回答,熱合曼推開廁所的門,廁所沒人。熱合曼準備離開時,孩子又哭了。他輕輕地抱起了孩子,發現孩子的臉粉嘟嘟的,小嘴一張一合,顯然餓了。
  就這樣,這名被遺棄的孩子來到了熱合曼的家。起初,熱合曼夫婦倆想先代養一下孩子,等孩子的親生父母來了,就把孩子還給他們。但一天、兩天、一月……一年過去了,夫婦倆沒有等來孩子的親生父母。相反,孩子在一天天長大,開始叫熱合曼夫婦倆“爸爸、媽媽”。
  “這是個漢族孩子,來路不明,你們要是收養了她,你們自己將來有孩子怎麼辦?”鄰居好心勸說。
  “我們決定放棄自己的生育指標,全心把這個孩子撫養長大。”熱合曼說,孩子已經和他們有了感情。在和妻子商量後,他們到民政部門辦領了收養手續,並給孩子取了個好聽的名字:熱依汗·古麗。
  照顧孩子 放棄工作不後悔
  撫養一個棄嬰,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小時候的熱依汗身體不好,喬爾古麗要照顧孩子,還在醫院從事護士工作,難免有顧不過來的時候。
  “有一次我上晚班,第二天回來時,孩子因為生病臉漲得通紅,哭得嗓子都啞了。”喬爾古麗說。雖然孩子的病治好了,但這次生病讓她內疚了好幾天。從那天起,她毅然放棄了自己的工作,全心全意地照顧女兒。
  上小學時,熱依汗問喬爾古麗:“媽媽,我為什麼跟你們長得不一樣?他們都說我是野孩子,我是嗎?”
  “你是我們親親的寶貝。”喬爾古麗抱著熱依汗心疼地回答。
  上初中時,一次偶然機會熱依汗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又去問爸爸。
  “你確實不是我們親生的孩子。”經過一番思想鬥爭,熱合曼決定把事實告訴孩子。“但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們愛你,你永遠是我們的孩子。”
  “我的父母就是你們。”面對辛苦撫養自己的父母,看著父母期待的眼神,熱依汗哽咽了。
  血濃於水 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自從化解了心結,熱依汗和爸爸媽媽的關係更近了,她有什麼想法,都喜歡和爸爸媽媽共同分享。
  三年前,成績優異的熱依汗表示想報考內高班,父母聽後很高興,表示全力支持。
  熱依汗不負眾望,順利考取了廈門外國語學院附中內高班。女兒要離開自己去遙遠的廈門,熱合曼夫婦倆有一萬個不舍,倒是女兒溫暖的話讓他們寬心了不少。“放心吧,爸爸媽媽,我長大了,我會經常給你們寫信的。”
  三年沿海城市的生活,讓熱依汗感受到了新氣息。她努力學習,經常主動幫助別人,流利的維、漢兩種語言,讓周圍的同學很羡慕,她也因此主動擔任起老師和同學們之間的語言翻譯。
  學習中,熱依汗時刻惦記著遠在烏魯木齊的父母,經常給他們打電話講述自己學校的事情。熱合曼以女兒為榮,每談起女兒總是喜上眉梢,驕傲之情顯露無遺。
  “我們有這個孩子就夠了。”現年五十多歲的熱合曼跟記者說,養孩子就要對孩子負責,現在撫養一個孩子不容易,但不管多難,他們都會竭盡全力支持孩子,幫助孩子順利完成學業。
  2014年高考,熱依汗考了535分,她報了中央民族大學。如果熱依汗順利被錄取,每年的學費和生活費用要好幾萬元。
  “我和孩子她媽正在想辦法。”熱合曼說,“我們省吃儉用也要圓了孩子的大學夢。”  (原標題:烏魯木齊:維吾爾族夫婦放棄生育指標收養漢族棄嬰)
創作者介紹

開學

fnuwdkum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